Italiano | Deutsch | Français | Român | Nederlands | Русский | 한국어 | 中文 | 日本語 | ภาษาไทย | Việt

Madison Morrison's Web / MM: The Sentence Commuted / Ten Poems from Second (Chinese)

書卷春秋

蔡源煌 譯

Kline Beach Music

1

奧得塞拋妻別母去打特勞戰爭

表面上是要為海倫被劫持復仇

但事實上是要逃避安娣克麗亞和潘尼羅庇

他母親帶給他更大的問題,

因為,要等到她死了以後他才會回來。

 

他由於掂念兒子而死,

孤寂的一生都和雷阿提斯度過,

而他,到頭來,也隱遁去了。

潘尼羅庇失去了她的丈夫,由於她企圖

以他所反對的婚約來束縛他。

 

他寧可要瑟西魔法的束縛

而不要她的,寧可要卡麗蒲梭放蕩的擺佈

勝於瑟西的,而他表現了這一點

和寧芙住了七年

最後,他歸來了,不過是喬裝的。

 

這一回潘尼羅庇選擇的是一個陌生人,

應許的是道地的外族通婚的匹配。

為了要重新得到他的妻子,保證他自己

不至於遭到梅尼雷爾斯的命運,奧得賽

兇殘地屠殺了所有的角逐者。

 

然而,他還是要再離開的。

2

宙斯和梅婭(亞特樂斯的女兒)的

兒子,阿波羅的弟弟,打從誕生的那一天

就偷竊他哥哥的牛羊。回家來

他在龜殼上編了絃。

那七絃琴令阿波羅著迷,而原諒了他。

 

靈魂的引渡者,使者,他接替

艾蕊絲,取代了阿波羅,

他順手牽羊;他像

奧得賽一般細心、狡猾、好說謊。

他與奧得賽不同:他是有魔力的。

 

他賦與人類他們所最

需要的工具:字母、

數目字、天文學、音樂。

他賦與商人度量衡,

教他們栽培橄欖樹。

 

在雅客邸崇奉他的詩人,

他將他的聖物賦與他們:

棕櫚樹、鯉魚、4這個數字。

頭戴闊緣的帽子,神杖上

蛇身蟠纏,草鞋安了翅膀

 

他是袐密的,隱匿的,無影無蹤的。

3

我們記得,荷馬在「奧得賽」第六卷裏頭

讓遭遇船難,擱淺了而昏昏欲睡的

奧得賽從娜姬卡身旁侍女

的嘈喊中醒來,

她自己則是被雅瑟娜拘留的

 

這才使奧得賽─遊吟詩人將他描繪

為一隻被雨水淋濕的山獅─

得以一睹這位公主的丰采

展開他的口才,他用

橄欖樹的樹枝遮住他赤裸的身子

 

荷馬(奧得賽)覺得這位

少女像煞了阿蒂米斯,宙斯的女兒。

她亭亭玉立的丰姿撩起了奧的記憶

想起在底洛斯的阿波羅神壇附近

有一株清新的棕櫚。

 

娜姬卡以她的優雅和恰如其分的智慧

回答,保證給奧得賽

慇慇的款待,化減

女侍們對他的恐懼,要她們

為宙斯遣來的這個陌生人沐浴。

 

有人認為她是靈魂的化身。

4

在他傳世名著的第五十章

塞萬提斯讓吉訶德先生推崇

騎士的經典,辯稱這些書

「能驅走憂鬱,

改善你的脾氣─如果你脾氣不好的話。」

 

他提及一座瀝青湖,湖中烏水沸

騰,傳出聲音召喚著

騎士,令他渾然

忘我,躍

進沸騰的湖心

 

而發現他周圍是繁花錦簇的草坪

比怡麗仙樂士的田園還宜人。那裏

赫然出現了一座堡砦,它的牆是

真金造的,門是風信子砌的。

從砦門走出了一群少女,

 

她們為騎士沐浴、著衣,服侍他進食。

款宴畢─騎士剔著

牙縫一位少女,最楚楚動人的一個,

走進來,在他身邊坐下,告訴他

堡砦是什磨樣子,說明

 

她是著了魔才住在砦裏。

5

在第七卷,荷馬描述了

費娥鍚亞的果園:繁花、百果、

葡萄園─甚至蔬菜。

從某處的泉源一條清澈的小河

流進宮廷中。

 

奧得賽走進來時,客人正向

赫密斯行畢了最後一道獻酒禮。隱形的

奧得賽走近國王和皇后身邊,忽然

現身,雙手環抱住

那像母親的阿蕊特的雙膝。

 

亞爾西納斯之以君父之禮,

將自己兒子雷爾達馬斯

在王座旁邊的位子讓出來,奧得賽

從爐火的灰燼挺起身來,坐上

兒子的位子,進食共飲。

 

後來,塞萬提斯讓吉訶德

歌頌高盧的阿馬狄斯的美德─

好讓桑科獲得教誨。然後髣髴要

轉變話題,吉訶德說

一個畫家「必須臨摹最傑出的畫家」。

 

還說,這法子對各行各業來說都行得通。

事實上,他說,希望

要人家瞭解你的耐心和謹慎,一個人就必須

效法攸里西斯,在他身上

荷馬體現了這些美德;

 

就像─吉訶德接著說─維吉爾

在「伊尼爾斯」裏呈現給我 們一幅肖像

刻繪了那孝順、精明、勇敢

而睿智的指揮官。臨摹學派的藝術家描繪英雄,

他說,不是寫他們的本樣,

 

而是寫他們理想的一面,以便為

後世提供榜樣。

6

赫密斯為了要幫助奧得賽

抵抗瑟西的魔法,賜給他

一株魔草,那寓言中的植物,它黑色

的根和白花,有人

認為是人性的象徵。

 

赫密斯自己斡旋於

天地之間

於陽世與冥府之間─在

第十一卷,奧得賽

發現,他像赫密斯一樣,置身於冥府地獄。

 

寓言式的讀法總是

危險的,但也是無可避免的。

對於新柏拉圖學派而言,魔草

代表「徘德雅」(paideia),一種教育

啟發人去提升

 

他內在的光,驅除他

世俗肉體存在的黑暗。

赫密斯催識嘛基式塔(Hermes Trismegistus)施與人那種光。

中世紀的煉丹家認為,魔草代表

「寶石」,是催化的煤介

 

或者說,是意識的變化。

7

浮士德是另一則傳說:他是有魔力的

奧得賽;是中世紀以後被披上魔法外衣的

伊尼爾斯;然而還是具有

荷馬的痕跡

這個精魂遊歷了歌德的一生。

( 或者是歌德遊歷了浮士德的一生?)

 

劇中的開宗明義章是天堂的序曲:魔鬼

得到許可,企圖

毀滅主人翁的靈魂,神

一直有信心:魔鬼注定會失敗。

此劇是以浮士德

 

和魔鬼簽訂合約開場,

魔鬼將充當浮士德的僕人,袛要浮士德

喊一聲「且住,這個美極了!」

魔鬼就會替他獲取他所喜愛的一切

於是魔鬼百般地討好他

 

最後,在葛蕊卿插曲中

浮士德在魔鬼的慫恿下,

勾引了她─雖然難免受到

他良知的折騰─終而迫

使那可憐的女子死去。

 

這就是第一卷的結束

8

第二卷的劇情很複雜

而其中的象徵也相當晦澀。第二卷有

兩部分,前半部

交代海倫插曲,原來寫這部分的時候

歌德當它是單獨的一首詩。

 

海倫象徵完美

像希臘藝術所塑造出來的那種美,她從冥界

被召引上來,浮士德熱中地追求她,

但最後她又被掠走了。攸福里昴,

他們的兒子─體現了

 

古典與浪漫的會合,最後

又落實於拜倫身上─在

火焰中消失了。在後半部,淨了心的浮士德

為人類效力

從海的手裏要回了陸地。

 

然而,焦慮侵襲他,令他目盲。當他

自知行了一件善事而揚揚

自得時,他對那飛逝的剎發出吶喊

「啊,且慢,這個美妙極了,」

而當場倒斃。地獄想攫捕

 

他的靈魂,但是天使們將衪擡走了。

9

「地下手記」肇始了

成熟的杜思妥也夫斯基

小說中字裏行間含括了他根本的自我,句句是

肺腑之言

書中杜氏的悲劇直觀

 

表現得最為真切

而「無情」。此書超越了一切

的文藝,而在

人類偉大的神啟文學中(詳奧古斯汀及巴斯卡)

占有一席之地

 

宇宙非理性的基礎─

逾越了所有的善與

惡之劃分─於此書中呈現得

那麼駭人聽聞,而且是那樣的

弔詭矜奇。衡諸文學

 

才華,它是杜思妥也夫斯基最具

創意的作品,雖然也是他最

不討好,甚至於最「殘酷」的一部。你不宜

把它推薦給那些

心智配不上它的人

 

或太天真而無法永不中毒的人讀。

10

費滋傑洛在他的「譯跋」針對

「分離派」的學者們為二十四卷提出辯護

他們早自亞里士拓弗尼起

就已指出二十三卷的

二九六行是此詩的「終點」。

 

「這一行,」費氏說,「寫到

奧得賽與潘妮羅庇連袂就寢

大可當作舊式電影的

收場,可是卻不適合

像這樣的一部史詩。」卷二十四,

 

費氏說,是完全符合荷馬的大手筆的。早先

提到雷阿提斯的隱遁就需要它來說明的;同樣的

也有必要提示求婚者爭鬥

的後果。「潘妮羅庇

與柯萊婷涅斯婥的比較…也在此卷處理圓融。」

 

但是,還有「另一個理由,」他說,

「而且是更重要的理由。如果荷馬寫

『奧得賽』的附帶目的是要完成

『伊里亞得』,二十四卷實際上

同時完成了這兩部史詩…在該卷中

 

阿伽曼農與阿契力士死後

終於和解了,而正如『伊里亞得』以

賀克特的葬禮收場,『奧得賽』要

到描寫了阿契力士的葬禮

才算結束。職是,

 

這兩部史詩的統一性總算有所交代」。